目前以全職為中心,緩慢進行更新中。主CP:修傘/喻黃/雙花/高喬

【修傘】兩個人單人床 尾聲

  注意:

  OOC

  捏造

  謎

  大結局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  一切結束。

  男人聲音猶然在耳,蘇沐秋倏地張開眼,腦袋還跟不上身體的節奏,瞳孔被光線刺激,眼睛泛出淚水。他想起自己總是習慣開著燈才能入眠,原本喘息起伏的胸膛,緩緩恢復平穩。

  背部一片濕黏,他嚇出身冷汗,在冬季特有的冷空氣助陣下,忍不住身體顫抖。

  狹窄的單人床上,並沒有其他人的體溫,只有他緊緊抓著被子,一臉驚慌失措。他用左手撫著側腹,總覺得腹部和右手的舊傷又因為冬季而開始隱隱作痛。

  還沒有喊叫,房門早先一步被推開,接著是葉修探頭進來,擰著眉頭開口:「你醒了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時間還早,你再睡會,我弄好早餐再叫你。」

  葉修原本想回廚房,最後又覺得不妥當,踏起步子又回到房間,坐到床上。蘇沐秋臉色並不好看,葉修卻沒多說些什麼,只是抓著蘇沐秋的手,一指一指的揉,等到揉通了血路,蘇沐秋才終於回過神。

  「我睡多久了?」

  「你才剛睡,怎麼又起來了?」

  「覺得睡不安穩,太黑了。」

  「需要我陪你睡嗎?」葉修看了看天花板上的日光燈,順手又將桌上檯燈轉開。

  蘇沐秋狠狠的翻了個白眼,「還能再噁心一點嗎?我又不需要照顧,去去去,弄早餐去,我再躺躺。」

  葉修笑著說,「儘管躺儘管躺,臣妾立刻幫皇上備好早餐。」

  「……老葉,都三十歲了,不能再靠譜點?」

  「沐秋,你上了年紀怎麼那麼愛嫌東嫌西的,這樣會不受歡迎啊。」

  對於葉修的抱怨,蘇沐秋只是懶懶地趴回床上,掀掀眼皮子,又鑽回被窩,有些懶散地回應:

  「有你要我就夠了。」

  「……還讓不讓人活啊,蘇大大。」

  蘇沐秋咧嘴一笑。

  把葉修趕出房間,他還是覺得有些頭暈目眩,腦袋有些混亂。

  看了看屋子,這才想起葉修退圈後,他們用存的錢買了個帶著小庭院的房子,還是不改舊時習慣兩個人擠在一張單人床上,剩下的則是改成書房和電腦房,留有一間專給蘇沐橙回家休息用的。

  房子擺設不多,都是些生活必需物品,空間寬敞舒適,對於兩個已經交往超過十年的人來說,相當舒適自在,適合當一處永遠棲所。

  他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什麼事,做選擇後,他還是保有些許記憶,只是不知道葉修還記得多少,總之他們兩個從來沒提起這件事,也沒有再討論的必要性。

  月老實習替他選擇的是第四次的機會。中間只有微妙的誤差,依舊是三十七勝、葉修的母親認了沐橙做乾女兒、桌上還是有父親出分子錢的手機、三不五時得打電話回去報平安,他被那男人捅了兩刀,傷口在天氣轉換時特別不舒坦,右手也因為傷到神經而不太俐索,值得慶幸的是,男人因傷害罪入獄前夕,準備進行轉移時碰上車禍,就此消失人間。

  那個變態男人死的痛快,但蘇沐秋可沒那麼好運。被刺傷的傷口太深、失血過多,都已經死了封進棺材,等到下葬完成,他才終於還魂,才剛張開眼便發現自己被關在小棺材裡,他慌張的不得了,又踢又喊,卻無人搭理,最後還是靠著同樣回魂的葉修跪著扒土,這才把他救回來。

  他從來沒有見過葉修那麼慌張狼狽的樣子,又是土又是汗,臉上都失了顏色,生怕再有什麼不幸般地緊緊摟著他,蘇沐橙也哭的梨花帶淚,他終於吐出長氣,才有種又活了一次之感。

  最後醫生的結論是,大概當初他處於淺度休克,卻沒有深入檢查,賠了筆錢,也就草草結案。

  他也不知道究竟是真的如醫生所說,還是自己是受到了幫助這才能重新再來。

  無論如何,這事也落下病根,從此他再不敢關燈睡去,雖然經過時間和治療已經不再像最初那樣恐慌,不過也經常性被惡夢驚醒,有時甚至會吵醒睡在一旁的葉修。

  事情總會過去,他在心理安慰自己。

  擺在床頭的手機響起,蘇沐秋已經睡意全消,左手往桌上掃去,把在桌面打轉的手機抓下。

  「喂……媽?」

  蘇沐秋坐起身,口氣也不敢懶散。

  葉修的母親一個禮拜最少會來電一次,大多都是囑咐飯要好好吃、身體該靜養就得靜養,別兩個人膩在一起老是盯著電腦螢幕,接著才是叨叨絮絮說些家裡的事,蘇沐秋不敢怠慢,旁人聽來再怎麼無聊的事也可以聽的津津有味。

  掛了電話,蘇沐秋下床,踩著毛拖鞋拖著腳部走到廚房,葉修俐落地將鍋裡的雞蛋放到盤子上,雖然早餐煮的簡單,但也看得出一回生二回熟,過去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小少爺,現在也出得廳堂、下得廚房。

  「媽剛剛找你呢。」

  葉修垮著臉問:「找我?又有什麼事?」

  「提醒你過年別忘了提前買回去的票。」蘇沐秋靠著葉修,「速度、速度,知道嗎?阿修。」

  「哥的手速和幸運值,你還信不過?」

  「信,我當然信,是媽信不過你。」蘇沐秋將擺滿食物的盤子端到餐桌,又替自己和葉修倒了兩杯牛奶,「今年要提早一天回去,不然放葉秋一個人倒也怪不好意思。」

  「早回去也是被當僕人使喚。」

  「阿修,有時候我真覺得你也挺嘴硬的。」蘇沐秋笑咧嘴,「你也不是不願意,嘴巴還不得體點。」

  「……沐秋,你什麼時候和我媽站在同一陣線上了?」葉修摸摸頸子,皺起眉怪叫:「你千萬不要跟我說,其實你早就和我爸也站在同陣線上了。」

  蘇沐秋坐在自己的固定位置上,等待葉修收拾好器具,坐回了位置上,兩個人面面相覷幾秒,又同時笑了出聲。

  蘇沐秋正經八百的說:「很可惜,我們全家人都在同一陣線。」

  「不太公平,你應該站在我這裡才對。」

  「但你爸媽疼我,比你疼我多一點。」

  葉修瞥了蘇沐秋一眼,抓起筷子,低下頭吃了好幾口,「我倒覺得自己對你好的不得了,蘇大大有句話叫得寸進尺,你沒聽過?」

  「還真惱?」蘇沐秋拿起筷子,「我都在爸面前說你好話,就算拿刀子架在脖子上,要我勸你做些不愛做的事,我是絕對拒絕!」

  「叫我和別人生孩子也會拒絕?」

  「絕對!你還不信我?」

  雖然葉修的父母算是承認他們,但想抱孫的心態還是沒有放棄,雖然還有葉秋撐腰,但父親還是不肯死心,只想著怎麼攏絡勸服,就算找個代理孕母,只要能看到小孩,也就值了。

  蘇沐秋和葉修絕不想動用這方法,一來是害了人家女孩子,二來是葉修堅決反對。生孩子並不是遊戲,想到日後照養問題,除了付出心血外,自然也要不小開銷,他們兩個雖然有之前在嘉世和興欣的攢下的簽約金和薪資當靠山,現在也有工作維持生活,但以長久來看,如果想過的輕鬆愜意,養小孩可能不是個好選擇。

  再說,他還想和葉修兩人世界好陣子,雖然對不起葉修的父親,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,只能回過頭拉攏葉修的母親,並且讓蘇沐橙有意無意替他們說話,這才壓下強力攻勢。

  「呵呵,想想你的前科紀錄。」

  「……阿修,雞腸鳥腹的男人是不會受歡迎的。」蘇沐秋沉痛的說。

  「沒關係,反正我已經被下訂很久了,都昭告天下又被電視重複放送,哪還會受歡迎。反正有你在,我也不敢打翻醋罈子。」

  葉修不說,他還真要忘記這事。

  想起當時葉修在興欣受訪,一臉平淡說出兩人交往的爆炸發言,蘇沐秋忍不住捏了把冷汗,也說不清楚是什麼滋味。當時,作為技師他站在房間底端,饒富性為看著每個人受訪的青澀模樣,然後下一秒,所有人的眼睛都注視著他,從配角變主角,說有多彆扭就有多彆扭。

  然而,當事人葉修,卻還一臉沒事的樣子,在人群縫隙中,朝著他眨了眨眼睛。

  『你說這些幹嘛!』他對葉修抱怨。

  『喔,我想時機也差不多。』葉修依舊雲淡風輕。『杜絕後患,蘇沐秋,有時候你真是遲鈍到讓人受不了。』

  還能杜絕鬼勞子後患,要說有異性緣,葉修那張臉還比他受歡迎多。拜他規劃訓練所賜,葉修既不虛胖、身體也按時鍛鍊,雖然服裝搭配品味仍然糟糕,但光是長的端正就可以招來不少目光。

  長得好看、身材又好、身上扛著名利和榮耀、閨房情趣也略知一二,這樣的人,還能被誰給拒絕?

  不過當他和自家妹妹抱怨時,只得到了『哥哥你真的不懂呢。』,並且附帶憐憫表情。

  「說話憑良心,誰才是醋罈子啊?」

  葉修抬起頭,想也不想,「你。」

  「就你現在這副不打點的模樣,我還擔心什麼。」

  蘇沐秋哼哼兩聲,又開始埋頭吃早餐,也不知道是葉修煮的愈來愈合他胃口,還是味覺已經被葉修慢慢同化,想到這裡,他也忍不住露出傻呼呼的笑。

  「阿修。」

  「嗯?」

  「活著真好。」蘇沐秋抬眼,對著葉修認真說道:「幸好你把我挖了回來。」

  「喔……」葉修久違難得一見的沒有立刻發話,反而是沉默,接著不太自在的避開蘇沐秋熱切的眼神,搔了搔頭,「那啥……嗯……你知道……不管幾次我都會帶你回來,就這樣。」

  「真愛不解釋?」

  蘇沐秋用小腿滑過葉修的腿部,又嘻嘻一笑。

  「真愛不解釋。」葉修道。

  和這個男人不管在一起多久,或許他都不會煩膩。

  幸好當初他選擇了。

  這是唯一他唾手可得的。








  -完-






  後記:

  終於結束了,應該算是非常美好的結局,雖然一度覺得自己似乎沒有辦法達成兩個人都活著的目標,但終究還是達成了。
  雖然有點過於甜蜜,不過就是這樣了,沒什麼好說的,真愛不解釋。
  下一個故事就是架空娛樂圈設定,不過才剛開始寫就卡文了。


评论(22)
热度(82)

© 商瑟 | Powered by LOFTER